国际新闻(近期)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意大利热那亚举行的八国峰会受到了“反全球化”示威者的暴力反抗;美国的经济减速已影响到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进程;欧洲、日本的经济也在走低的“泥潭”里不断挣扎……在这种大背景下,占GDP50%以上的中国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由于对外部的需求依赖性非常强,所受影响已逐渐凸现,而我国又即将加入WTO。究竟应该如何看待我国经济与全球化的问题。就有关宏观经济问题,经济学家、同济大学博士生导师陈方正教授回答了提问。

  美国经济从减速跌落到衰退的边缘,将对世界经济造成冲击,并通过多种渠道传导到我国。鉴于美国个人消费已明显疲软、新经济泡沫仍在挤出、已“空心化”的传统制造业难以重新夯实,因此美国经济必然将步入“L”型的中期调整。鉴于美国经济每向下滑落一个百分点,世界经济就将跌0.4个百分点,而世界经济每跌一个点,中国出口就滑落10个点。我国国际贸易素来是经济增长的主力军,且带有极其鲜明的以得自美欧的顺差支撑对亚太周边经济体逆差的特点,因此今年我国贸易能勉强保持平衡已属不易。2000年度强劲的外贸增长显然将在今年急剧失速,出口增长放缓已是不争的事实,成为影响当前经济增长的重要羁绊。5月份出口仅增长3.5%,比上月回落7.6个百分点,创去年以来增速新低,其中对欧美和亚洲的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增速均下滑了2-3个百分点。美国经济冲击全球经济,全球经济进而冲击我国经济,甚至较之当年亚洲金融危机这一外部冲击对我国的影响,来得更为猛烈和持久。

  全球经济的确进入了一个最为艰难的时期,并面临许多不确定因素。这是全球化之后的第一次衰退,也是信息时代的第一次衰退。这是美国经济在经历泡沫经济高速增长后的第一次衰退。今后几年,中国面临的整个外部环境可能比1997、1998年更困难。

  我国“入世”大局已定。入世后,政府的角色转换非常重要。请问,我们如何界定政府的职能?

  中国即将加入WTO,这是大势所趋,在新的开放格局下,特别是经过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对于政府加力干预扶持部分企业和产业发展的做法,必须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容不得矫饰,对其无非有3种态度:一是“驾驭市场”,即政府以为自己可以俯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可以通过所谓“强政府”和“产业政策”来超越特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二是“增强市场”,即政府以为市场是某种外在变量,可以通过关系型融资等奇思妙想来使得“市场机制”更锐利;三是“紧随市场”,即政府承认自己经济干预能力的有限性,只是遵从市场信号尽量弥补市场失灵的缺陷。

  迄今为止,试图驾驭和增强市场的国家毫无例外地已在承受市场的严厉惩罚,其中尤以日本为甚,财政已经扩张至极至;而货币则曾达“零利率”的尴尬,但日本经济硬是毫无反应,财政货币双失灵。而中国渐进改革积累的弊端,从银行业到证券业,从国企改革到社会保障,似乎都带着深深的“日本病”的痕迹。

  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的立足点是要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但比较优势要转化为现实的竞争优势,特别需要有效率的市场环境的支撑。强调市场起作用,并不否认政府的作用,但政府作用的重点和方式应有根本性的转变。政府应当将自己的主要注意力、发挥作用的基本点明确无误地放在创造有效率的市场环境上来,否则市场经济迟早会被“审批经济”困得难以深化发展。(《国际金融报》)

上一篇:有哪些全面的国际新闻的国外的中文版网站?
下一篇:近期国内外的重大新闻(10件)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